第三者第三十七章
作者:熊爷们的心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6 06:06      字数:3457
    感情这事对男人来说,幸好并非占领心扉最大的位置,就如王初民吧!他虽然很想念万家辉,可是繁忙的工作让他暂可将心里的思念,搁放一旁;这么一来,王初民变得《勤奋》与寻找更多事情、工作来把自己搞得整天都不得空,以让他减少对万家辉的思念。

    “咦?是小熊……这么迟才离开工厂,又加班了?”

    这天,又忙到晚上九点才离开办公室的王初民,他正准备走去停车场领取车子之际,远远的他看到一个像似认识的身影;他再用力一望,果然是熟悉的李小熊,许久没见对方的王初民,他快速地边往对方靠近边喊道。

    “哦!大哥!近来生产部赶货,部门的文员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,不是自己顶上了?你也加班吗?”

    听到有人呼喊与脚步声的李小熊,他转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一看,原来是久没联系的王初民;他露出笑脸迎向对方,边挥手边问候对方。

    “不是……手中有些报告要急着批示,不就多呆一会了。”

    “大哥……你身体不舒服吗?看起来精神不但不好,身体也像似消瘦了不少?”

    望着满脸笑意的王初民,但是在李小熊的心里却感觉对方像似心事重重,没点快乐的模样;他忧虑地望着对方,企图想慰问对方究竟发生什么事情,让这位一向开朗的男子汉,变得那么郁闷不乐?

    “没事,或许是这几天忙,睡得不安宁吧?你知道我身体粗壮得很,很快就会好起来,放心吧!”

    王初民没想到久没见到的李小熊,竟然还是如此关怀自己,并且更敏锐地捕捉到他心有烦恼;只是,他依然装出一副没事的模样,因为他觉得那是属于个人的情绪,尽量别影响身边人的心情。

    “嗯?这样就好……还以为你身体有病或有心事呢!”

    精神与健康已恢复过来的李小熊,他那好分享、研究人心的性情也回来了;此刻看到面前这位大哥,似乎有些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心事,既然如此,他识趣把此事搁放在脑后,免得对方感到尴尬,与不自在的心态。”我没事,哪来这么多心事呢?哈哈哈……对了,小熊上次你找我说被人威胁那件事情,我哪位朋友已答应不会再打扰你了,你放心吧!”

    一副男子汉模样的王初民,他感觉到李小熊对自己有着关怀与保持兄弟情义,让他深感高兴;这时,他忽然想起对方曾交托自己处理的事情,虽然他并不想再提及万家辉,可他还是不得不把进行的状态告诉李小熊,让对方放下被威胁的心情。

    “哦!谢谢大哥,我估计你必定是费了不少精力才说服对方吧?对了,大哥你刚下班,恐怕还没吃晚餐吧?让我请你吃一顿晚餐,算是答谢你的帮忙,如何?”

    “一点小事情,哪里需要什么答谢之类的?不过,我确实有点肚子饿,那就一块好了,咱也别说谁请谁的,一如以前那样,美国式五五分账?”

    “好啊!那我选餐馆你挑菜肴,一如以前?”

    “哈哈哈……是,一如以前!”

    说着、笑着,哥弟俩的情谊似乎又恢复以前那种和睦、亲切关系;大咧咧又欢欢喜喜的王初民,他一如以往般搂着李小熊的肩膀,边笑边往不远处的路旁大排档走去……

   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    “小熊,你说这感情的事情嘛……是否真是那么烦恼啊?”

    酒喝多了,话题不但变得多了起来,而王初民一直郁闷在心里的那些烦恼,他不禁开始一点点透露出来,好让坐在他面前的李小熊再次成为他倾诉心声的听众。

    “大哥,看来你感情的事情碰一鼻子灰了,是吗?难怪面色变得那么灰暗,心情又那么低沉?”

    边吃饭边望向唠唠叨叨的王初民,李小熊虽然少话,可他知道,几时应该作出适当的《插话》或《引话》,好让气氛《活跃》起来,不至于只是听而不发言那么闷人。

    “也不是……就有些心烦,或许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让别人气死我了。”

    “是哪位年轻人,对吗?大哥,对方还蛮紧张你的,不是吗?”

    “也许……之前也许吧?可是后来……怎么说呢?唉!”

    话多、可是心事更多的王初民,说得过瘾的他极想把心事全部《翻出来》给李小熊听听;可是他却犹豫不决,不知道李小熊会不会讥笑自己?并且,他一时之间也无能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好,结果让他说起话来,变得吞吞吐吐。

    “大哥,有事不妨直说,闷在心里会死人的,你以前经常这样教训我,记得吗?”

    对于这个直肠子的王初民,李小熊知道对方必定是受到某些压力,所以才会词不达意、吞吞吐吐;他露出真诚的笑容,真心地说出自己想表达的话,只是他眼睛没向对方紧盯着不放,免得让对方感觉不自在。

    “你知道我这人……算是讲义气的人吧?当时看到小辉的母亲,在自己面前哭啊流泪啊的,我就心软下来了,最后更答应与帮忙她,协助她儿子振作起来;事情是这样发生的……当时,小辉不是对你威胁?我听了气得立即就对他说要分手,怎料对方竟然跳河自尽;事后我把他救了上岸并送他到医院,等他清醒后精神一直都颓废不起。

    “这一切他母亲都看在眼里,于是就死命向我哀求,要我陪陪他儿子、尽量让小辉振作起来,还说什么事后一定不会让儿子缠绕我,也会给我一笔巨额……小熊,你知道我这人不是贪图金钱的人,所以我只答应抽时间来陪小辉、尽量让他快乐起来,等对方身体恢复后我就会离开……”

    胸襟豁达的王初民,他一口气就把心事说得清清楚楚,虽然他还是有些举动与想法保留没说,不过他确定,自己所说出的足以让李小熊听个明白,就算对方不能给予意见或提议之类,但他至少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。

    “结果……大哥是越来越喜欢这位年轻人了,对吗?你想反悔,可你是一位讲义气的男子汉,你无法做到违背他母亲的诺言,对吗?”

    与这位大哥相处已有一段日子的李小熊,他知道对方思想一向重情义,绝对不会做一些违背承诺的事情;作为弟弟与身外人的李小熊,他知道此刻对方正处于混乱不清的状态,急需要旁人给予《点醒》。

    “这确是一件困扰着我的事情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对方呢?你说的那位小辉他心里又是如何想?哦……我明白了,他一定是相信他母亲的话,与你来个断绝关系,对吗?这也是为何让你烦恼、精神崩溃的后果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小熊,你别把我说得那么不济,什么崩溃?我才没到那个地步,只是自己耿耿于怀的是,他母亲竟然说我接受了她的巨额酬劳,更气的我是,自己当时没好好向小辉澄清此事,唉!最毒女人心啊!”

    被李小熊看穿心里话的王初民,他自觉羞耻得无地自容,于是他拿起酒杯,将整杯的啤酒一口气灌完,以遮盖面上无光的神态;不过他理解,李小熊只不过是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,好让他清楚残酷的事实。

    “嗯!大哥……你试想想,小辉在面对俩位心爱的人,一是母亲另一位曾被拒绝过的你,理所当然的他是相信母亲的话了,不过,时间总有一天会将事实真相,呈现在他的面前。”

    看到王初民满脸通红,李小熊了解对方的心情特别难受与纠结,不过他却要让对方清楚,面对事实总比躲避事实好;因此,他用宽仁的口气慢慢对王初民劝导,希望能缓解对方心里的矛盾与不安情节。

    “希望是这样吧?小熊,我们别因为这件小事,影响我们吃晚餐的心情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对我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,能让大哥你皱起眉头的事情绝对是件大事,我希望能帮忙大哥你向对方澄清此事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不行!小熊,他对你还是有意见的,你别插手在这件事情上,懂吗?”

    “可这是大哥你的大事啊!我从没真正帮过大哥你办事,就算这是最后一次的机会,让我帮你一次,并且还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哦!”

    “你说什么最后机会?”

    忽然听到李小熊说出这句话,王初民惊讶地望着对方,他不知道是否对方一时口快而用错词?或真有此事的可能性?

    “大哥,本来我就准备饭后告诉你一件事情,是这样的……我以前上班那家健身器材公司,最近竟然给我电话,希望我能考虑回去帮忙他们;之前,王宇帆也一直要求我,是否能考虑回去XX市上班,省得两地相思。”

    有关此事,李小熊一直都想找机会告诉王初民,只不过俩人一直都忙着、碰不到面而拖至此刻,他总算能向对方表白;不过他知道,离开这里或许会让王初民感觉有些不舒适,可是想到远方的王宇帆,他知道自己是做出了明确的选择。

    “嗯!知道了,即是说你已决定要回去XX市了,对吗?”

    “是啊!我也觉得XX市离我家更靠近,有空我能经常回家走走……因此,我决定这一两天就向我领导辞职,大哥,你说好吗?”

    “好……当然好啊!感情经不起煎熬,感情处于两地相思确是有问题的,回去哪里好好陪伴自己喜欢的人吧!”

    听了李小熊这番话,王初民的心情变得悲伤起来,可是他知道对方确是只把自己当作哥哥看待,那么他就得按对方的《意思》,全心做好哥哥这个身份吧。

    “可是,这里又是剩下大哥你一个人……要是小辉能重新回到你的身边,那该多好啊大哥你说对吗?”

    对即将离开王初民这事,李小熊心里何尝没有那份《不舍得》情怀?只是他觉得,要是最后离开这里时,能替这位哥哥帮点忙或找个人陪伴的话,那么他觉得不会推迟或不愿意;特别此刻看到面前依然一脸男子汉模样的王初民,他知道对方的内心却是不完整的。

    “当然啊!只不过感情这事无法勉强……小熊,不说他了,还是让我们兄弟俩好好干杯,庆祝你回家团圆、工作顺畅……”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