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  洗衣
作者:白沙鹤影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6 07:22      字数:3240
    回到宿舍的时候,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。秦川他们都已经睡下,汪少峰虽也光着一条膀子,但看上去和少林寺的僧人一般,将半条被子裹在身上,坐在床头玩游戏机,时不时的还偷笑几声,看来心情大好。

    郭鲁强的被子却有一半掉在了地上,下边那个胀鼓鼓的小帐篷就支在外面,一只手不自觉地覆在其上,脸上的表情恁地销魂,不知道又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了。夜里气温偏低,我怕他着凉了,便将那掉在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回了他的身上,谁料他却就势一翻身,甜甜地冲着我叫了声宝贝,把尚未睡着的几位都逗乐了。

    夜渐渐地深了,周围微微起了鼾声,这一刻不知是被谁触动了心扉,心海竟如潮汐般无法平静下来。

    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一股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,眼前竟一片火红,像是置身于一片绚丽如火的枫林。

    我环顾四周,只见大树遮天蔽日,看不到一丝丝的蓝天,地上也是覆着厚厚的一层枫红,炫的竟如云霞一般。

    此刻,不知从哪里飘过来一阵悲凉的箫声,呜呜咽咽地似在向我诉说着什么。放眼望去,偌大的枫林,除了自己,哪里还有半个人的影子。

    我便沿着林中的小径悄悄寻去,不知走了多久,隐约看到前面飘着一层淡淡的轻雾,在层林尽染的枫林中若隐若现,甚是好看。

    一棵高大挺拔恍若参天的大树渐渐映入眼帘,笔直的树干直插云霄,白雾若即若离环绕在其周围,红色的叶子如火焰般随风舞动着,那阵阵箫声竟如出其中。

    树下有一抹纯净的白色,白得那样动人心魄。细细看去,原是一位身穿白色风衣的俊美少年,坐在一颗大石头静静地读书。风轻轻吹起,拂过他的乌黑的头发,竟有些许出尘之意。

    “子阳,是你吗?”我一看到是他,禁不住欣喜若狂,顾不得脚下荆棘万千,便深一脚浅一脚地朝他奔了过去。可眼看着就快到他跟前的时候,忽地眼前一黑,竟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跤。我急急地从地上爬将起来,这才发现眼前枫林依旧,箫声骤停,人也不知去了哪里……

    我猛地从梦中惊醒,四周静悄悄的,一切如常。

    “嘎吱”一声,轻轻地从上面传了下来,我知道子阳还睡在那里,但心里仍有一种怅然若失之感。

    又是一夜无眠。

    第二天一早,我将昨夜换下来的衣服放在盆里,两手端起正准备朝水房走去。郭鲁强忽然跑了过来,笑嘻嘻地将一摞自己的衣物压在了上面,一股浓浓的汗臭味扑鼻而来,惊得我差点没把脸盆扔在了地上。

    他看我一脸惊诧的表情,便附在我耳边小声笑着说道:“你俩昨晚背着我鬼鬼祟祟干的那事,可是瞒不过我去的,作为补偿,就帮着把这些衣服洗了,哥就当从来没有这回事,如何?”

    我心里明白,昨晚背着他和子阳去看电影,他知道后心里定是不痛快,可我没想到他竟会拿此事讹我帮他洗一次衣服,故装作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问道:“什么鬼鬼祟祟的事?你在胡乱说些什么嘛?”郭鲁强拿手在我脸上轻轻掐了一下笑道:“白长得这么白白净净的,谁知却是个榆木脑袋。你昨夜背着我把那谁偷偷约出去了,权当人家是死人哪。不过,我平时倒是小瞧于你了,原以为他是要和女孩子约会去的,没想居然让你小子抢了先。”

    我倒是被他这话吓了一跳,忽起想起了前几日的那封情书,难不成就是郑琳娜写给他的?如此说来,竟是我害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的不成。

    心里虽是有些乱,但还是对着郭鲁强转念一笑道:“你爱怎么想怎么想,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的事我才懒得去管呢。”说完便准备抽身而去。

    那郭鲁强哪里肯依,帮他洗衣才是此行的目的。一看此招没用,便又强拉着我觍着脸笑道:“其实你请不请哥看电影都无所谓,哥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罢了。你看哥这笨手笨脚的,哪里是洗衣服的料嘛,没把脸盆打翻就不错了。只要你肯帮哥搞定这事,以后有什么困难,只需招呼一声,哥保证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。”

    看着他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,真情假意尚不可知,但让他缠上定是推不过的,于是便朝他冷笑了一声道:“你就贫吧,瞅瞅人家哪个不是自己洗的?就你的那两只手金贵啊。”

    郭鲁强一听忙拉我到一边,附在我耳边小声笑道:“我的乖乖,你也太不了解行情了,齐帅的衣服从来都是宁晨阳洗的,瞧那样子,就跟他老婆似的;秦川我就没看他洗过,估计是穿一件扔一件的主,至于那史正良……”这话言刚落,忽听得身后“哗啦”一声,宿舍的窗户好像被谁打开了,一阵冷风猛地吹了进来,后背如被凉水激过一般,令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室内原本混浊不堪的气味瞬间一扫而空,那些挂在晾衣绳上的臭袜子随风齐齐摆动着, 看起来倒甚是有趣。

    也不知从哪里放下来一根绳子,在窗前随风摇曳着。史正良火急火燎地将昨晚换下来的衣服放置在一个小筐内,跑过去抓住那根的绳子,将那小筐捆结实了,轻轻荡了两下,上面的人收到信息后便将那小筐吊了上去。

    大家心知肚明,上面就是女生宿舍,韩月梅一早放了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招,倒让小伙伴们都为之惊呆了。

    宁晨阳昨晚受了点风寒,到现在还没有起床。这一开窗,倒先被冷风肆虐了一番,禁不住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忙用被子蒙住了头才感觉好了些。狮子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的,但看到宁晨阳跟着遭罪,便按捺不住朝史正良脱口骂道:“你有个马子了不起啊,洗个X衣服也搞这到大的动静。以后这再这么顾前不顾后的,看我不整死你个狗X的。”史正良一看狮子动了真怒,便也有几分忌惮,赶忙关了窗户,脸上赔着笑,灰溜溜地躲到外边去了。狮子看那宁晨阳身体并无大碍,冷哼了一声,不再理会他了。

    郭鲁强看我还愣在那里,便主动拿起地上的暖瓶,一路小跑着打热水去了。看他这样,我也不好意思再推辞,只好硬着头皮将他的衣服一块洗了。可没想到的是,他这些衣服竟然全是攒了好久的“陈货”,几遍下来,那水的竟还是灰里带青的连个泡沫也没有,最后连旁边的同学都看不下去,端着盆躲到一边去了。经此一役,我那袋本来还能撑两三个星期的洗衣粉竟是全军覆没了。

    我摸了摸口袋,里面还躺着几张人民币,便暂将衣服放在水房内,匆匆朝楼下跑了去。

    小卖铺里冷冷清清的,老板娘正坐在那里嗑着瓜子看电视,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列杠铃般的笑声,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    一个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似有些面熟,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,便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。谁知她竟也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四目相对,她那白皙如玉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笑意。

    我的脸却有些微微发烫,忙躲开她的目光看向了另一边去。说来也巧,她竟是那天在亭子里面听音乐,衣服被划破了的那位的女孩。

    茫然间,我的指间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触了一下,回头看时,却见她早已站在了我的面前,笑靥如花,伸手将一盒包装精美的绿豆饼偷偷递给了我。看我竟有些羞涩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:“没想到你一个男孩子,竟比我们女孩家还害羞怕臊的,倒也稀奇。”

    我正不知该如何作答,忽地从旁边跑过来一位比她略矮一头的女孩,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笑道:“林卿君,原来你在这里啊,让我这番好找,你不是答应要和我们一道去水上乐园玩的吗?怎么还在这里闲逛……咦?他是谁呀?不会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吧?”林卿君的脸微微发红,回头推了她一把笑道:“你个死杜丽,什么男朋友啊,净胡说。人家之前帮我的忙,我还没有谢谢人家呢。再说我也没有闲逛啊,这不是在为大家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嘛。”那位叫杜丽的女孩压根没有认真去听她说的话,只是回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,最终指着那包绿豆糕笑道:“如果不是你男朋友,干嘛站在这里做出这一番情意绵绵,难舍难分的样子。既然人家帮了你,我看分明就是学着白娘子报恩来的嘛,瞧,这订情信物都有了,你当我瞎啊。”说完看势不对便迅速跑了开去。林卿君闻听竟有些急了,双颊飞红,忙将那包绿豆糕放到了我的手里,一边追打着杜丽,一边回头冲我笑道:“别听她胡说,她嘴上就没有把门的时候。”

    可刚跑出几步,她忽然回过头来朝我腼腆一笑问道:“嗯,忘了告诉你了,我叫林卿君,9365班的,你呢?”

    我微微愣了一下,但还是支支吾吾地对她说道:“我叫原……牧野,9432班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原牧野……挺好的名字,我记下了。”她回头一笑,脸蛋上露出两个极好看的酒窝。

    “原牧野,你有空吗?这大礼拜天的,要不就和我们一道玩去吧?只不过我要提前和你说一声,你将来要是对我们君君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,看我不……”杜丽的嘴终究还是被林卿君拿手给死死地封住了。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