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作者:出门踩到狗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6 09:43      字数:2095
    很快,星期五便到了。

    温言从未觉得一天竟然可以如此漫长,讲台上的老师还在一本正经的喋喋不休着,可是他一点都听不进去,心里掐着秒,一遍遍的看表,一遍遍的念叨着怎么还不下课。

    旁边的黎越见了,问他是不是尿急,温言没搭理他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似乎自从和柳卿在现实里见了面之后,他的脑子里就全是这个人,吃饭的时候想,上课的时候想,甚至睡觉的时候……

    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,他把书扔给一边的黎越,扔下一句爷周末不打球,你自己玩,便拿着背包风风火火的离开了。

    刚出校门口,温言远远的就看见了柳卿,他站在车旁,打着电话,见温言过来,朝他招了招手,把电话给挂了。

    “叔,等很久了吗?”

    柳卿笑了笑,揉揉温言的头发,“没有,刚到。”未了,又看了看表,“我们直接过去吧,晚上在那边吃饭,不然晚了夜车也不好开。”

    要爬的山在本市还是挺有名的,温言的学校在南郊,目的地在北郊,还是有段距离,开车估摸着得要两个多小时才到。路上柳卿问了不少温言学校的事,温言乐此不彼给他吐槽着学校里哪哪个老师又拖课了,哪哪个老师挂科率高的吓人了,哪哪个老师又和谁谁谁闹出绯闻了,倒是把柳卿逗的乐的不行。

    “嗡嗡嗡——”

    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,温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接了电话,“喂。”然后突然皱了皱眉,一句话也不说便挂了电话。

    柳卿见了,问,“怎么了?谁打来的,眉毛都拧巴成这样了。”

    温言的神色明显有些躲闪,却只说是骚扰电话,见他不想说,柳卿也就不再问。

    路上又塞了会车,俩人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将近九点了,温言觉得他要是再不吃点东西,估计就得饿死在这车上了,于是俩人在附近的餐馆简单吃了点东西,就直接去了柳卿预先订好的酒店。

    其实温言看着面前的两张床时是有点懵的,这和他预想的剧本不一样,按照一般的剧本来演,此时他的面前应该是一张大床,然后柳卿会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他没有双床房了,只剩下大床房,让他将就着挤一挤,接着……只是温言虽奇怪,又不好意思问,怕柳卿会觉得他很随便,无奈,看来今晚只好这么过了。

    简单洗了个澡,温言躺在床上按着手机,柳卿也去洗澡了,说让他累了就先睡。这让温言多少觉得有点纳闷,他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点怀疑人生,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没有魅力?

    没一会,柳卿洗完澡出来了,下身裹着浴巾,上身裸露着,他的身材其实算不上好,没有腹肌,倒是有点微胖的感觉,人不算白,皮肤看着倒是很好,手指修长均匀的很,甚是好看。

    温言盯着他,觉着脖子有点发粗,喘气有点不均匀了,他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可能要犯罪,索性赶紧低着头手上胡乱的按着手机。

    柳卿倒没觉着有什么不妥,彼时已经深夜十二点了,他坐在温言的床前,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好了,别玩了,赶紧睡吧,明天还得早起呢。”说着亲了亲温言,便躺上了另外一张床,又按了一会手机,就睡了。

    温言倒是睡不着,他觉得心里燥热的很,翻来覆去的,换了各种姿势都无法入睡。

    “叔。”他试探着小声喊了一下。

    “嗯?”柳卿居然也还没睡着。

    “没什么了。”

    温言长出了一口气,甩甩脑子,正准备好好睡觉,结果旁边床的柳卿突然起身了,没几秒就爬进了温言的被窝里,和温言并排躺着,俩人都不说话,好一会。

    “阿言,叔可以抱抱你吗?”

    熟悉的套路!

    温言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心跳开始快了起来,口齿不清,“嗯,可,可以。”

    于是柳卿便一下搂了过来,俩人都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,温言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他身上的体温,暖暖的,皮肤滑得很,他觉着自己的心跳快了好多,气又开始粗了。

    柳卿轻轻的在温言的唇上吻了吻,察觉到他的不对劲,“你怎么心跳这么快?”声音慵懒而性感。

    温言觉得此刻自己就像是个不断被充气的气球,随时可能会爆炸,他觉得自己耳根好烫好烫,像是发烧了一般,难受的很,只是这般窘迫倒也没办法说出口,他只是说,“没什么,就是有点热。”

    好死不死,柳卿调整睡姿,抬了一下腿,大腿蹭到了温言膨胀的欲望,他愣了一下,手又往下探了探,笑了,明白了过来,“哈哈,年轻人精力就是好啊!”

    温言觉得有点害羞,涨红了脸,“您还是别撩拨我了,不然我可能会犯罪。”

    “哈哈,好好好,叔不折腾你了,赶紧睡吧。”说着脚又调皮的往那蹭了蹭,“嘿,这小阿言还精神的很。”

    好在没一会,柳卿就睡着了,手上依旧抱着温言,轻轻的打着鼾,没了撩拨,加之奔波了一天也着实是累了,温言的欲望总算是慢慢褪了下去,眼皮直打架,没一会也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    一夜无话。

    早上温言迷糊着醒来的时候,柳卿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,温言喊了声,没人应,他抚了抚额头,昨晚的事脱离了他原本计划好的剧本,不过倒也可以看出来起码柳卿不是那么随便的一个人,姑且也算是件好事吧。

    没一会,柳卿回来了,坐在他床前,见他还躺着,刮了刮他的鼻梁,笑得暖暖的,“懒虫,快点起来,叔给你买了早饭,快去刷个牙。”言闭,又轻轻的在温言的嘴上吧唧了一口。

    温言白了他一眼,“我牙都没刷,你就不怕我有口气啊?”

    柳卿揉了揉他的头发,浅浅的笑着,“不嫌弃。”

    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如春风一般温柔细腻的人,温言觉得,那个人一定是柳卿,他眼底的温柔像是无边的大海,像是幽深的悬崖,像是无底的陷阱,一不小心陷了进去,从此,万劫不复。

    PS:征文作品,请帮忙收藏推荐打赏,谢谢。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