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七
作者:九王爷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6 02:34      字数:3218
    二十七

    我在春天里等待,捱到炎热夏季才终于等到四叔,他是清晨出发,在村口坐上来北京的长途车,下午抵达,见到我的那一霎那,他开心的笑着奔走过来,我迎上去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,这或许超过了他的预期,他不自然的拍打着我的背。

    “我代表北京欢迎你。嘿嘿。”我笑着说。

    “没大没小的。”他在我耳边笑,笑着将我从怀里拽出来,便神情慌张的撇下我,冲向长途车拿行李,三个大包,两个小包,一箱老家的酒,还有几层鸡蛋壳包裹下的柴鸡蛋,鸡蛋是老妈托四叔带来给我的,母亲知道我爱吃老家的柴鸡蛋,嘴上嫌弃我太胖了,却又记挂我吃不好。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    酒是父亲要的,他有个老同事平时喝惯了二锅头,喝了我们老家的酒,便深深的爱上了,口感好,不上头。两个字足以表达了:好喝。这也合情合理。二锅头才多少钱啊?这酒一瓶可一百五呢。贵,自然就有贵的道理。

    坐到出租车上,我和四叔热情聊了一路,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家长里短,回到家还在聊,我去烧水泡茶,他丝毫不见外,好奇的在房间四处走动观察。这样一来,我反倒省去了许多应酬式的让请。

    “四叔,喝什么茶?”

    “喝啥都行,你还不知道我吗?”他走进卧室,研究我那台贴满便利贴的笔记本电脑,电脑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,不过我设置了密码,他打不开。电脑有些脏了,我端茶进来时,他正用手帮我擦上面的烟灰。

    “别管它,喝茶吧。”我放下茶,便拿起手机叫外卖,他坐了大半天的长途车,又饿又累,与其出去下馆子,还不如在家吃,自在。

    “还有拖鞋吗?我也换上吧。”他就近坐上卧室的沙发,脱下皮鞋,踮脚踩在脚下。

    “给你穿我的,我再找一双。本来我想等你来了,带你去超市让你自己选。怕我挑的你不喜欢。”我随口解释。

    “哪那么多事啊。”他随口附和。

    我把拖鞋给他,顺便拿走他的皮鞋,皮鞋是新买的,有一股皮革的味道。我找出一双凉拖换上,靠在电脑桌旁陪他喝茶闲聊。两壶茶进了肚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:应该给父亲打电话说一声。我不想破坏这么轻松的氛围,便给父亲发了一条微信敷衍了事,结果不出意外,招致父亲不满,打电话训斥我,并要求我带四叔回家去吃晚饭,我才不去,就把电话交给四叔,看他如何拒绝我这不讲理的老爸。

    “不用那么客气,我今天也累了,改天再说。”四叔说。

    “你难得来一趟……”父亲说。

    “行了,奎子,我又不是外人。你要这么见外,我可就回去了。”四叔说。

    “那行,我今天有事过不去,你看你想吃什么就让他带你去,别让他叫外卖在家凑合。”父亲说。

    “你别管了,他对我亲着呢,小时候没白疼。”四叔挂了电话,就一直看着我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,一副识破我阴谋诡计的样子,我还能怎么办,只好陪笑坦白。

    “叔啊,中午咱就在家凑哈吃吧,晚上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叔没意见。你爸他也是关心你。对了,我给你带了点面膜,你用用看,中药配的,没什么副作用。”他打开行李,拿出一个糖水梨的罐头瓶,里面装着多半瓶白色粉末。我打开一闻,甜腥的中药味扑鼻,粉末也没想见的那么细腻,这东西能往脸上敷吗?我保持怀疑。

    “你婶就用这个保养,这里面都是好东西,珍珠粉,三七粉,还有黄芪和其他药材,入口都没问题,你试试啊。看你这脸,以前瘦的时候多好看,现在成什么样子了。”四叔说。

    “哦!”我恍然大悟,过年时去四叔家拜年,一帮女人围着四婶夸赞,说她气色好之类的。原来是这么回事啊。他倒是舍得啊!给四婶用这么好的面膜,我已经忍不住跃跃欲试。

    吃罢饭,我情绪高涨,他精神低迷,想必是累了倦了。我换了一壶新茶回来,他已经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。再浓的茶也挡不住瞌睡虫的侵袭,这一点我深有体会。我提议出去转一转,他微微摇头,表示不想去,想睡又强打着精神,用那双睁不开的睡眼看着我,就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也许他和我一样,昨晚也失眠了,我是因为他,听到他今天要来的消息,我才失眠的,他呢?是因为我吗?

    “叔,你去床上睡吧。”我说。

    “不睡了吧,现在睡了,晚上该睡不着了。”他坐起来倒茶。

    “不会的。我家的床有魔力,躺上去就能睡着,你要不信就试试。”我拽起他,他半推半就着坐到床上,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,这一眼很短暂,眼神又太复杂,我看不懂,也猜不透,便问:“怎么了?”

    “叔出了很多汗,洗个澡再睡吧。”

    “弄脏了再换就是了,睡吧。刚才你还说不见外。”我将他一军,并动手帮他脱外套,他对我憨憨一笑,脱了外套和裤子,穿着时髦的羊毛开衫便往床上躺。他到底还是见外了。

    “你在家也穿着衣服睡觉?把衣服都脱了!”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他,他尴尬的看着我笑了笑,脱光上衣,露出白嫩的胸脯,看到他那绛红色的乳晕和深陷的乳头,我偷偷咽了一下口水,他刚被填饱的圆滚滚的肚子窝在腰间,胸口下挤出两道沟,像在对我微笑,腰里的那道沟更深,秋裤的裤腰被掩埋在底下,它在向我求救,我也想解救它,但我不敢在他面前放肆,便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,抬头撞上他那双复杂的眼睛,正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    “你睡吧,脱了睡。要不我去帮你买牙刷和毛巾,还是算了,等你醒了一起去吧。”我语无伦次的说。

    “我带了。”他脱掉秋裤和袜子,穿着纯白宽松的三角纯棉内裤就地一滚,翻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,笨拙的爬到靠墙靠里的一侧,拉开被子盖好。这一幕就发生在我眼前啊,要了命了!

    叔啊,你这么折磨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,你知道吗?

    “你也睡会吧。把窗帘拉上。定个闹钟,少睡半小时就管用。”

    “我不困,等会我叫你。”我拉上窗帘,抱起他脱下来的脏衣服,仓皇逃出卧室,带上门时,恍惚听到一声叹息,很轻,很弱,也许是我听错了吧。

    坐立难安,想出去买东西,又担心他随时会睡醒,收拾好了行李,我实在没事干,便躲进卫生间敷面膜,本来想打飞机,裤子都脱了却硬不起来,心理负担太重。他突然闯进来,看到我在,先是一愣,随即冷着脸驱赶我:“快出去,我要尿。”看到他鼓囊囊的内裤,我就被精虫控制了,特别想一睹他内裤里的风景,便大咧咧的说:“都是老爷们,你怕啥,尿呗。”我小时候好像见过,有一年刚立春,他在屋子里擦身子,我去他家偷糖吃,无意中看到过一次,就那一次:他体毛不重,裆里也没多少毛,稀疏的黑毛里瑟缩着一条粉嫩的小虫子,不仔细看都看不见。冻得。

    他背对着我,为难的脱下内裤,露出那条因憋尿而充血的肉虫子。我稍微错身,便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,偷看了一眼,又一眼:它还是粉嫩粉嫩的,可见他不常用,不长,略粗,底部更粗,很像长在地里的鲜芦笋。碍于我在,他很紧张,越紧张越硬挺,越硬挺越尿不出来,这就很尴尬了。他冷着脸斜我一眼,提上内裤转身走了。有骨气就别尿。嘿嘿,我无耻的笑了,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,是我先来的没错吧。但憋尿对身体不好,我快速敷好面膜,让出卫生间,他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,已经穿好衣服,我让他去上厕所,他也不理我。

    “快去吧,叔。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,还要让我哄你啊。”我低声下气的哄他,他才抬头看我一眼,见我敷上面膜跟鬼一样,便露出了笑脸。

    “你呀,净给叔出难题,叔都怕了你了。”他笑着说,边说边走进卫生间。

    “我怎么不记得跟你出过难题?”我问。他回头看我一眼,轻轻关上门,防贼一样防着我。他上完厕所,坐到我身边,送给我一个憨厚的微笑,说:“你小时候不爱吃饺子,每次吃饺子,还得给你擀面条,你都忘了?”

    “我记得,我当然记得。叔,你给我擀面条吃吧,我最喜欢吃你擀的手擀面了,自从我上了初中就再没吃过了,这都多少年了。”我紧紧拽住他的手,向他撒娇,他低头看了看十指交扣的两只手,慢慢握紧我的手,忽然长叹了一口气,很沉重,很清晰。

    “是啊,这都多少年了。你长大了,我也老了。”他伤感了,我因他的伤感也伤感了,岁月这壶酒,谁饮不会醉?

    “叔,”

    “哎。”

    我本想安慰他,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措辞,他下意识应了一声,搅乱了我所有思绪。也许这一声叔,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吧。小时候多好啊,那么单纯,那么快乐,我歪躺在他腿上,他欣慰的微笑着,搬起我的头帮我找到更舒服的姿势,感觉就像回到了小时候,我心无杂念,缓缓闭上眼,困了便睡了。他悄悄抬起我的手,在我手背上轻轻一吻,这是做梦?还是真的?

   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